《魏鼎看辟谷禁食》——关于本书作者

向下

《魏鼎看辟谷禁食》——关于本书作者

帖子 由 Admin 于 周二 五月 27, 2014 5:16 pm

关于本书作者

简介
一九六三年六月二日早上六点四十五分左右,我降生到这个物质世界。在我还是十几岁的时候,就对所谓的超自然现象有着越发浓厚的兴趣。在接触感应力后,我的兴趣范围便扩大到了瑜伽、生物能量疗法、灵性发展及相关的练习中。这类活动也让我对健康饮食、(自我)疗愈和禁食治疗颇有兴趣。
我十几岁的时候,在波兰,除了一些非常昂贵的复印书籍外,还很难找到玄密主题的文献。有一些感应力组织,常常组织一些关于超自然的会议。为了学习和获得更多的体验,只要有机会,我就去参加这些会议。
一九八四年,在服兵役前(必须要服兵役),我在一个神学院待了四个月,了解到更多神职人员的生活,那对我来说又是一段有趣的经历。
自一九八九年起,我作为国际辅助语言——世界语的老师和倡导者,在亚洲国家游历三年多。在那段时间里,我找到了更多玄密主题的文献,并利用一切机会去阅读和练习我所学到的东西。我也会去拜访旅途中路过的那些灵性发展中心。但是尽管阅读了有价值的书籍、与“得道”的人交谈、拜访灵性修行中心,就我现在来看,我还是没有找到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。
现在,我知道了,我所要找的这个东西就在我自己内边,我就是它的源头。我越深入自己的内边,就越清楚地知道,我需要的一切知识、我正在寻找的一切,甚至更多,都在我内边;它一直都在我内边。而我唯一要做的就是,允许自己让它在内边显现。所有伟大的著名的“灵性导师”都不能给我这个我一直拥有的东西。他们只能作为讯息源,提供导向。

事业
一九八三年毕业后,我在肯杰-科伊伊莱(Kędzierzyn-Koźle)(波兰南部)的“重有机合成学院”做了一年化工师。在学院任职期间,我常常穿行于欧洲各国,参加世界语的会议。一九八八年我决定离开学院,去亚洲各国教世界语。
当我的足迹踏遍三十多个国家后(一九八六到一九九二年),我深深地体会并理解了那句谚语:“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”。没有任何一所学校教给我这么多的经验和知识。
台湾是我那次行程的终点,在那里我开展了一项私人业务——出版公司。我出版了一本书,并以波兰语和世界语发行了杂志“MONO”(财富)。
回到波兰后,我成立了一家外语学校。几个月后,我的台湾夫人来到波兰,并与我定居下来。
一九九六年,我关闭了那家学校,并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ROSPEROS。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进口电脑组件,也就是CPU升级件。升级CPU可以廉价、高效、环保地升级那些旧电脑。这对于那些经济有限,又需要更高效电脑的人是个很好的解决方案。二零零五年五月我关闭了ROSPEROS公司,这也是我商业活动的终结。我最终决定将自己解放出来,把尽可能多的精力放在我的人生目标上(如下所述)。

经历
从一九七九年十六岁开始,我就一直在不断尝试和探索自己的灵性发展。决定开始辟谷生活(从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起)就是其中一个步骤和尝试。
二零零一年七月,我的家人外出度假五周。我还像往常一样,每天办公。为了使身体机能更好地适应这个转变,我每天会花更多时间打坐。
我原计划在三到五周内使身体适应其功能转变,但事实上耗时更久。大多改变对我而言并不新鲜,因为从十六岁起,我每年都至少禁食一次,来清洁和疗愈身体。
决定体验辟谷生活后,我就没吃过东西。然而,我后来发现,对大多数人而言,依据他们的信念,仅仅不吃东西实际上是不可能的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先调查研究,然后再向大家描述使人类的身体过渡到辟谷生活的方法。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初衷。
仔细考量此事后我得出一个结论,通过试验我可以得到最好的数据和经验。作为此观点的自然进程,我的下一个步骤就是恢复“正常”进食,使身体再次依赖于食物。因此现在,我可以说凭借着对辟谷生活的了解,我可以为那些对此感兴趣的人提供更多的讯息。
在本书第一版面世时,我还没有决定何时开始下一次尝试。我推迟了我最后的尝试,试图寻求一些可能对此感兴趣的专业人士合作,如科学家、医生、生物理疗师、透视者等等。有些人对此感兴趣,但要么仅仅是感兴趣而已,要么出于人事阻碍而中止。
对我来说,辟谷是最方便的生活方式,给我带来很多益处。所以尽管外界压力日增,我还是又坚持了六个多月。然而,据我此生所担负的使命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继续辟谷的话,有些事我就做不了。终于,我决定在二零零三年三月停止辟谷。

目的
我知道我为什么投生到地球。我知道我所肩负的使命。那些使命阐释了这个时候我留存于世的目的。叙述如下:
我决定用一种简单易懂的方式来解释:
让人们了解组成人体某些部分的某些功能;
让人们了解人类在精神和身体领域的潜能;
提供一些可行性方案,来提高人们的能力,以更加清醒地指导人生;
展示一些有用的、可行的方案,让身体(自我)疗愈并重组身体;
展示一些可行性技术方案,能使人以更清洁(符合自然规律)的方式生活;
让人们了解关于意识、光、爱和生命方面的讯息;
让人们了解人与其他生物间的沟通方式。

问题
而辟谷的生活让我很难达成这些目的:
适合身体的营养;
高效的(自我)疗愈,尤其是对那些不治之症;
禁食疗法的正确方法;
食物对身体的影响;
进食的原因;
为辟谷生活做身体上的准备。
我十几岁的时候,就开始用我的身体做试验。目的就是在自己身上检验那些理论和假设,因为我想找出真正的解决方案。后来,在我准备讯息的时候,把试验的结果也考虑进去。这样我就能更好地解答这方面的问题。

肥胖和疾病
二零零一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三月我处在辟谷状态。那段经历给了我所需的足够知识。通过获得的知识,我能够将辟谷生活的细节告诉每个人。虽然对我来说,辟谷生活很便捷,但是二零零三年三月以后,继续这种生活将使我无法完成我的使命。所以那个时候,我感觉好像一个人走在一条路上,而沿途的其他人却告诉我:“你可以走这条路,但你原本可以做得更多。你应该走那条路,它将与你的初衷更加一致。”
从二零零二年九月起,为了继续我的使命(如上所述),我试着停止辟谷。然而,辟谷生活对我如此有益,我不断推迟停止时间。终于,在二零零三年三月,生活回到原轨——停止辟谷,继续我的使命。
以下是我在二零零三年三月时制定的全年计划:
最多增肥至一百三十公斤。我从来没这么胖过,这能帮我更加了解肥胖人士的身心变化。
患上不治之症,如癌症、糖尿病、高血压、心脏病等等,然后再彻底自我疗愈。
二零零四年三月,我决定结束上述实验。我已经知道得够多了,也不想再强迫自己承受更多痛苦。我感觉自己比试验前预想得(健康恶化、低能量水平、坏脾气)还要糟糕。我觉得也到了继续我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了。
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,我再次开始辟谷。那天,我再一次把食物从我的生活中拿走。因为我已经超重三十公斤,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两次辟谷生活方式开始(第一次在二零零一年七月,这次是在二零零四年三月)之初的差异。我把对这一试验和一些其他试验的描述都放进了我的网站http://inedia.info。
虽然我的体重只达到了一百公斤,但通过增肥试验,我了解了肥胖人士的很多感受。它不仅涉及日常活动(如运动限制、成瘾的食欲、对高血压的感觉),而且也涉及到禁食如何改变这样一个人,以及此人如何完成禁食。
现在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对最需要禁食(就像鱼需要水一样)的肥胖人士来说,禁食是那么困难的一件事。通过我肥胖身体的切身体会,我意识到,对肥胖人士来说,禁食是多么困难。
肥胖人士更依赖食物。对他们而言,就像是戒毒,拥有坚强的意志力更有助于成功完成治疗,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受苦更多。
我发现并经历了肥胖的种种情况,这使我更加了解人类。如果要详细描述,我还需要再写一本书。我知道这样的经历很值得。
顺便说一下,请切记,这只是是我的经验之谈。我的意思是,我的感受不一定与其他人的感受一样。我所有的这些试验只是为了让自己了解更多,这是我的兴趣所在,而且当人们问我的时候,能够给他们需要的讯息。

使命
提升了我的灵性等级后,我知道我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传递讯息。为此我回忆、收集、精心地准备并传递着以下的相关讯息:
意识、光、爱、生命;
人体的功能;
人体的适应能力;
地球以外的生命体(主要是人),及与其合作/友好关系;
不会破坏地球的能源使用法;
灵性自我提升的能力。

Admin
Admin

帖子数 : 33
注册日期 : 13-08-04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breatharian.forumotion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